拉卡拉再次冲击上市 孙陶然能否抵御支付宝微信挑战

拉卡拉再次冲击上市 孙陶然能否抵御支付宝微信挑战!拉卡拉支付日前更新了招股说明书,这已经是孙陶然第三次带着拉卡拉冲击上市,这一次他能否如愿呢?

孙陶然是上市公司蓝色光标的主要股东,但他创办的拉卡拉的上市之路却并不平坦。

从2015年盈利开始,拉卡拉就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准备上市。最初,拉卡拉打算在2016年借壳西藏旅游

(600749.SH),但由于当年遭遇到更严格“借壳新规”出台,无法满足条件而取消。2017年,已符合创业板上市条件的拉卡拉改为直接IPO,但递交招股书后因为签字律师离职导致文件不齐备而在几个月后中止。这次已是拉卡拉第二次递交招股书。

拉卡拉借壳与IPO之间最大的变化是进行了分拆。为了满足上市的监管需要,拉卡拉在2016年底剥离了迅猛增长的消费金融业务“考拉科技”,形成了拉卡拉支付与考拉科技两大集团。前者拥有央行监管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后者则拥有地方金融局监管的小贷等牌照。

考拉科技当时的总资产仅占拉卡拉的47%、净资产只占44%,收入不过3.4亿、且亏损6000万,因此没有构成“重大资产重组”,这样拉卡拉就满足了三年内主营业务不能发生变化的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考拉科技被剥离时的对价为14.4亿,仅两年估值就升到百亿。2017年,主打消费信贷、供应链金融的考拉科技赚得净利4.57亿,几乎与拉卡拉的净利持平。

联想控股为最大股东

拉卡拉早期的主要股东为孙陶然、雷军、联想控股以及邓保军、戴启军、钱实穆等合伙人。一开始就较为分散。但2010年底的融资后,联想控股成为拉卡拉最大股东,拉卡拉也就成为联想控股金融板块的成员企业。

招股书显示,联想控股持有拉卡拉31.38%股权,孙陶然孙浩然兄弟持有13.07%(其中孙陶然持股7.67%),持股5%以上的股东还有鹤鸣永创投资管理中心(5.57%)和自然人陈江涛(5.01%)。除上述主要股东外,拉卡拉的股东还包括戴启军、邓保军、雷军等20名自然人,昆仑新正、太平人寿、大地财险、蓝色光标、民航创投等19家机构,股权显得过于分散。

孙陶然能够影响的股份并不止他和弟弟持有的13.07%。招股书显示,陈江涛的持股已经全部质押给了孙陶然,至于孙陶然是否能够影响到部分自然人持股的机构股东,招股书没有披露。

不过,最大股东联想控股称自己仅是财务投资人,因此拉卡拉成了无实际控制人状态。这和曾同为联想控股成员企业的神州租车极为类似:神州租车在香港上市前,联想控股也为其第一大股东,但随后股权比例逐渐降低,神州租车的实际控制人已成为创始人陆正耀。

联想控股去年成为孙陶然参与创立的蓝色光标(300058.SZ)的第一大股东,但蓝色光标的实际控制人还是主要创始人赵文权。此外,考拉科技从拉卡拉剥离后,联想控股一度持有其67%股权,但到去年中报已下降至51%。

业务崛起与挑战

中国第三方支付在14年前方兴之时,孙陶然参与创办了拉卡拉,并吸引了雷军、联想控股的投资。这位成功的创业家早年曾联合创办蓝色光标、恒基伟业等公司,被视为营销专家和实战派管理者。

拉卡拉早年以便民支付起家,其核心产品是安装在便利店的信用卡还款pos机,但这项传统业务近年来已迅速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取代。不过,拉卡拉2011年获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从2014年起转型小商户“企业收单”业务,获得了巨大成功:到去年末,拉卡拉的POS机已覆盖商户超1900万家,收单交易金额超3.65万亿元。

招股书显示,拉卡拉最近三年的营收分别为25.6亿、27.8亿、56.8亿,其中企业收单业务收入(即POS机刷卡手续费分成)占比从2016年的50%已上升到2018年的90%,成为核心支柱。2018年,起家的个人支付仅占拉卡拉营收的1.9%,POS机硬件销售收入占到8.29%。

拉卡拉从2015年开始盈利,最近四年的净利分别为1.23亿、3.26亿、4.64亿、6.06亿,累计净利达到15亿左右。但最近三年净利增速分别为164%、42%、30%,逐年放缓,其中核心原因是代理推广成本居高不下的影响。

2018年,拉卡拉营业成本增长高达152%。其中核心原因在于为了留住商户,拉卡拉向商户拓展机构支付的分成大幅提升所致。

第三方支付监管趋严、行业竞争加剧的背景下,拉卡拉的业务仍然充满一定的不确定性。外界最大的忧虑在于,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等互联网工具对拉卡拉的挑战。

尽管拉卡拉认为,自己和支付宝、微信支付为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并不形成竞争。但在线下商户的实际场景中,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对拉卡拉已经形成了严峻挑战。这恐怕也是拉卡拉渠道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刷好机官网 » 拉卡拉再次冲击上市 孙陶然能否抵御支付宝微信挑战

赞 (1)
'); })();
办理高额信用卡,联系微信:o136228649